正在腐烂变质的社交媒体

不用说我们现在都可以闻到的社交媒体正在散发出腐败的气息。

Facebook强迫用户下载独立的消息应用,这样他们才能继续与朋友进行即时通信。

Twitter以用户没有选择阅读的内容污染了他们精心编排的时间线。

Facebook通过操纵内容的情感偏向来测试自己是否能够主动影响用户的情绪。

Twitter在用户的时间线上添加越来越多经过算法选择的内容这是根据内容的热门程度选出来的内容,也就是Twitter为了大众的喜好而牺牲了小众群体的利益。

与此同时,研究表明大部分的Facebook用户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动态消息看到的内容实际上并非好友动态的汇总,而是经过算法挑选的内容考虑的因素包括诱骗点击,用户粘性,当然还有广告。

我们可以从几个方向找出社交媒体腐败的源头,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变现的需求或者具体来说就是这些社交服务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外部的变现压力。

Facebook和Twitter都是免费使用的服务,然而它们同时还是上市公司,需要对它们的股东和投资者负责。

它们无可避免地需要迎合主流大众的喜好,这样才能为股东们提供符合预期的回报。

用户增长是Twitter的一个老大难问题。

Twitter不是一个可以在短时间内轻易上手的社交网络这点毫无疑问会阻碍它的用户增长。

但是它跟其他拥有长久价值的东西一样,用户在上面花费的时间越长,得到的回报就越高。

Twitter的长期用户确实非常喜爱这项服务,但这绝非偶然,我就是其中一个这样的用户。

我在2008年8月注册了Twitter的账户,而且一直有使用它发送推文。

这是唯一一个令我留恋的数字服务。

相反我们经常都能看到Facebook的长期用户会表达出一些相反的情感。

从技术上来说我也是Facebook的长期用户,我在2007年4月就注册了Facebook的账户,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是Facebook的长期用户。

我现在还会上Facebook,不过主要是出于工作的原因,或者把Facebook用作其他应用和服务的身份认证入口,但我不是Facebook的活跃用户。

我几乎不会在上面发表任何东西,只是偶尔登录一下。

尽管Facebook是社交媒体领域毫无疑问的霸主,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0亿的月活跃用户,但我个人对它完全没有好感。

如果Facebook在明天消失了,我应该不会注意到这点(除了突然减少的垃圾邮件会引起我的注意,但这是一件好事),尽管我每次登录Facebook的时候,我的时间线上已经塞满了自动生成的社交内容,正等候我的眼球停留像我这种基本不用Facebook的用户也能得到这种待遇,确实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但如果是Twitter这个人工组织的信息网络消失的话会怎样呢?

我实在不敢想象……

事实上人们不会在网络服务中花费太多的精力,经过不断的调教,人们已经习惯了方便快捷的体验,习惯了让其他人帮自己完成麻烦的工作。

移动应用的兴起将这种心态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数字服务不可避免地变得非常简单易用。

如果一个服务不能在几秒之内上手,它很可能一直都无法得到用户。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来管理我的Twitter时间线,不过这正是因为我已经在这项服务上投入了六年的时间,这么多年的以来我一直在上面找出值得(和不值得)我关注的人。

当然Twitter上面肯定还有很多人可以用新鲜和有趣的方式来拓展我的社交网络,只是我还没有找到而已。

但是我们不可能关注到每个有趣的人(RobertScoble是个例外)。

还有更重要的是,我不相信一个用于最大化商业利润的算法可以代表我找出有趣的人。

这种算法是为Twitter的股东服务的,而不是我的脑袋。

我的底线是:Twitter对我这么有用的原因是,我选择不关注的人的重要性跟我放到关注列表的账号是一样的。

还有值得强调的一点是:人们的时间和注意范围是有限的,所以无论是怎样的数字服务,只要它是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来转移人们本来主动关注的内容,它就是一个寄生的服务。

显然现在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花几年的时间来定制一个自己专属的数字服务。

主流的用户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自我管理的系统,无需他们自己动手去管理。

这就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主题:不断提升的自动化将人(终端用户)的可控制范围缩小了。

自动化可以带来很多商业上的好处。

自动化能够降低长期的运营成本;只需按下一个开关,企业主就可以坐等数据(和利润)到手。

是的,自动化本身就与变现紧密相连。

自动化还可以通过算法被精确地控制。

它可以实现甚至促进这种大规模的调整。

这是一个数字的培养皿,非常适合用于A/B测试。

企业只需运行一些新的算法并比较不同的结果,这样就可以精确地找出如何最大化用户参与度或者广告浏览量等数据选出一些能够提升最低数据表现的内容,然后抛弃其余的内容,这样一来,小众群体的想法就会被这种处理逻辑忽略掉。

这样的测试不是为了再次证明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会无可避免地被算法抹平,它们为了特定的业务成果而优化核心的算法:页面浏览量、用户粘度、用户参与度等,当然还为了至高无上的商业目的:利润。

(上市公司被比喻成反社会分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对用户的使用权限做出限制能够更好地引导和预测用户的行为,从而带来商业上的好处。

我们用户就成为了出卖眼球的小白鼠,被强迫观看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

能够实现自动化当然是一件好事,但这是有代价的。

如果说没有代价那是自欺欺人的想法,而认为自动生成的内容的和人工主动生成的内容之间没有差别是大错特错的想法。

可能我们的未来是这样子的,拥有人工智能的自动化能够消除恐怖谷效应,还可以做出跟人类几乎一样的决定但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到达这个阶段,而且我们距离这个奇点似乎还非常遥远。

最后,我们在社交媒体城堡的走廊上遇到了另外一个阻碍:强制性。

当初是没有限制的自由把我们吸引到了社交媒体的花花世界当中,不过现在这种自由正在逐渐消失,我们的面前就像是出现了一道闸门它限制了我们的使用选择,控制和规定了我们看到的社交内容。

社交媒体的围墙花园(walledgarden)正在逐渐缩小,随之显露出来的是基础内容过滤算法的逻辑。

对用户的使用权限做出限制能够更好地引导和预测用户的行为,从而带来商业上的好处。

我们用户就成为了出卖眼球的小白鼠,被强迫观看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使用的数字社交服务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他们只是无意识地将自己的眼球停留在那些迎合大众口味的点击陷阱之上。

原本自由的社交空间已经沦落成为一个单向的仓鼠转轮这个转轮的速度还不是由用户自己选择的,而是由社交空间背后追求最大化利润的机器控制的。

其实自动化也是一种强制,而且它肯定是一种强制。

没有人手的干预就意味着缺乏选择,人类的控制权已经被剥夺,并由人类编写出来的算法把持。

如果算法的权力能够完全控制整个用户群体的行为,那很明显这种权力是会发生腐败的。

我们已经看到Facebook未经用户同意就进行的情感实验。

一个社交服务既然已经拥有强制的权力,它就肯定可以测试自己能否影响用户的特定情感只是为了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可以这样做。

这种做法可能会让人难以接受,但我们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因为广告本来就是为了干预受众的选择它们用花言巧语战胜了人类的自由意志,让我们无法在没有外部条件的影响下做出决定。

社交服务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广告点击之上的,所以它们自然会想方设法对用户的决定施加更多的影响。

例如,Twitter会向用户展示一些他们没有关注的账号发布的内容,这是在污染用户的时间线而且用户也没有办法选择不使用这项功能。

不过既然都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的非付费用户加入服务了,那就是时候让他们被广告主牵着鼻子走了,是吧?

如果没有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的用户免费地生产和上传内容的话,社交媒体的宫殿根本无法建成。

Facebook和Twitter确实是免费使用的服务,而在科技界有一句老生常谈就是,如果是免费的服务,那么你就是它的产品。

如果你是产品,那么你就不是参与使用服务的一个个体,而是自愿被这个服务操纵的一个元件。

这项服务把你看成是一个可以控制的商品,正如商店可以随意摆放自己的商品,找出能够获取最大利润的排列方式。

但是这个逻辑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类用户的话,Facebook和Twitter这些社交服务也不会存在。

如果没有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的用户免费地生产和上传内容的话,社交媒体的宫殿根本无法建成。

它们的走廊会空无一物,了无生气。

这样的社交媒体就没有可看的内容了。

社交媒体转向使用算法来组织信息流这种做法是大势所趋,而且也无可厚非,因为这些企业需要通过提升用户数量来取悦投资者,毕竟这正是上市公司的运营方式。

它们的目的是利润的持续增长,而更大的利润来自更多的用户,想要获取更多的用户就需要变得更加符合主流。

当整体用户呈指数式疯狂增长时,单个用户的商业价值为零,这些用户就算流失了也无关痛痒。

企业现在考虑的是它能不能管理好大量的用户,当然以变现为目标的算法能够更好的处理分组的用户群体。

算法的出现正是为了处理这些大规模的任务。

不过肯定也会有人对Twitter这样的服务提出道德指责,认为它们正在背叛那些从一开始就投入精力帮助它们建立商业模式的用户。

如果没有这些用户的时间和精力,这些服务也不能达到可以IPO的规模。

当然这些反社会的公司是计算不出道德背后的逻辑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一点是:我们很难找到为什么Twitter可以这么热闹,而跟它相似的社交服务Facebook却让人感到冷淡、糟糕和被滥用,或者它只是因为同质化而变得无聊吧,

不过实际上它们之间的区别也是非常的简单直接:一个是由个体的思想打造的产品;一个是由算法建立的产品。

Twitter现在还可以说是由用户主导的,这是一个拥有人类灵魂的服务。

而Facebook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将算法逻辑凌驾于人的选择之上,它只是一个机械化的流程。

当然Facebook也将自己打扮得很平易近人,这是因为它有能力向你展示好友的图像和照片。

不过在这个面具背后,除了利润最大化的追求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名人绯闻、疯狂转发的视频、结婚声明、还有永远看不完的婴儿照片……欢迎加入算法村的主流逻辑。

请走正路,确保自己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

(译:consideRay)

图片来自Flickr用户AAPOHAAPANEN,根据CCBY-SA2。

0协议进行授权(图片经过调整)


admin